罗思义

Your Present Location :Home > 专栏 > 高级研究员 > 罗思义

罗思义:只要继续围着美国转,这个世界就还会更乱

2020-04-17

罗思义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学院高级研究员,本文刊于4月16日“观视频”微信公众号。


这些年,从欧洲发达国家的增长不振、难民问题,到拉美国家的各种社会动乱、经济崩溃,源头是啥?很简单,源头是美国这个世界霸主,这个领头羊,带不动整个世界跑了。


罗思义先生直说了,很简单,特朗普口中美国的经济高增长,基本是“一派胡言”,其实从布什到克林顿到奥巴马再到特朗普,美国的增长在变得越来越慢,问题变得越来越多;而所有21世界美国总统治下的增长,整体都比20世纪要少。


地基不牢,地动山摇,美国问题暴露出来越多,引发的全球乱局当然也越多。中国该怎么去应对这样一个局面?是继续自己放血割肉为美国这头巨兽续命?还是准备好迎接一个改天换地后的新世界?


我认为美国有一个很大的问题,那就是有过多的利润流向金融部门,而不是实体经济。这50年来美国经济一直在减速,1967-1969年时,如果取20年平均值的话,美国经济当时的年均增长率为4.4%,现在美国的年均增长率是2.1%,它的增长率在50年内下降了50%。


我认为中国不会想模仿这种模式。中国金融体系的强项之一是,金融能真正帮助实体经济发展,在美国他们称之为“主街道”,而不是华尔街。我认为这才是中国需要维持的体制。


中国确实有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,就是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。所有国家都面临这个问题,因为对于银行来说,借钱给大企业要省力得多。对银行来说,它可能要借出一百万美元,也可能借出十亿美元,但借出十亿美元所需的时间和精力,却不是借出一百万美元的1000倍。所以银行更有动力去集中资源处理更大的客户,这就给中小企业融资带来了问题,这就是为什么影子银行和类似机构会在中国发展起来。


有些国家比较善于帮助中小企业融资,比如说德国与意大利。在中国一些中小企业在寻求互联网金融融资,所以问题就在于到底如何为中小企业融资?我认为中国不应该照搬美国的做法,这会造成很多的问题。


是什么造成了2008年的危机?它由华尔街造成的,之后被美国政府拯救的。华尔街说他们非常反对政府干预经济,但实际上,如果美国政府没有介入,整个美国金融体系在2008年就会坍塌。


这样处理意味着利润流向私营部门,但损失由整个国家承担,这样做会鼓励非常冒险的行为,因为这会鼓励高利润、高风险的投机行为。如果你带着自己的钱去逛赌场,那你自然会在意你的赌注;但如果在你去赌场的时候,我说赌赢了你就把钱留着,赌输了我来赔偿损失,你一定会去下回报非常高的但风险极高的赌注——这就是2008年发生的事。


中国不可能想要一场2008年的金融危机,所以中国不应该走上2008年让金融崩溃的美国之路。2008年之后为了避免这种危机,美国经济被迫缓慢地增长,所有特朗普说过的所有说美国经济增长有多快的言论,都是一派胡言,都在撒谎。


特朗普领导下的最高增长率是2018年第二季度时的3.2%,这比奥巴马执政时要低,比小布什执政时要低,比克林顿时期低,而布什、克林顿和奥巴马执政时的经济增长率都低于20世纪的总统。


总的来说,整个美国经济已经大幅度地放缓。我认为经济放缓的原因,是为了避免2008年的经济崩溃。关于2008年危机的说法通常是“大萧条”,但我认为这是一种误导,因为经济萧条意味着增长率会下跌、然后又上涨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
让我们与1929年作一个比较,1929年经济极速下跌,然后又迅速增长,这就是“大萧条”的特点:



2008年之后,美国经济增长率下降,但没有恢复。所以我们不应该用“大萧条”来形容,我要用的词是“大停滞”。



美国经济增长缓慢,导致西方发达国家出现很多政治问题,就像特朗普当选、英国脱欧等,也为周边带来了很大的不稳定。很明显中东地区有很多正在发生的战争,而且还有新的情况在发生。整个拉美都有暴乱,智利有暴乱,哥伦比亚有暴乱,厄瓜多尔有暴乱,玻利维亚还有政变,这都是因为世界资本主义制度的核心是美国。


如果美国经济增长非常缓慢,那么外围地区就会出现大问题。这会影响到中国的政治政策、外交政策和军事,因此中国必须为面对一个混乱的世界做好准备。(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:@人大重阳 ,微信公众号:rdcy2013)